您的位置 : 首页> 严优

更新时间:2020-02-14 19:48:06

严优 已完结

严优

作者:严优 林峰分类:校园

“听说了么,我们班的马婷娜帮三班的班草口茭的事情……”女厕所是所有女生八卦的最佳场所,任何流言蜚语的起源,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水声哗哗,她停顿了一下,关掉了水龙头。   另一边小声议论的少女们还在继续。   “当然知道!你们不知道她有多得意,上次我去她家的时候,她跟我炫耀好久!”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用纸巾擦干手指,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下午四点。   “马婷娜得意个屁啊,明明还是C女,有什么好嚣张的?!”   都说男生有C女情节,这都是在成丨人或者成熟以后。现在青春期,15、16岁的少男少女们,一心盼着的其实是破处。破处,从某方面讲,就好像是成熟了的象征。男生们急着找女生做嗳尝鲜,女生们则是因为害怕成为最后一个“老C女”的压力而急着破处。   如今这个世道,太荒诞了。   她整了整校服,对着那群唧唧喳喳的女生们说:“我先回家了,各位明天见。”   女孩们纷纷挥手,“拜拜,明天见。”   严优从书包里掏出手机,手指迅速地在键盘上按了几下,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也不知自己是喜是忧。终于,要告别C女身份了。   不论是电影还是现实生活,大家都总说,初夜是要给自己心爱的人的,严优不爱他,但她喜欢他身上健硕的肌肉,喜欢他是足球队队长的身份,喜欢他坏男孩气质的耳钉。他相貌好,身材好,这就足够了。   反正,大家也都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展开

严优_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十一章              周围的男生听严优那么说,都露出了一副饥渴的表情,金毛男更是一副J计得逞的样子:“其实很简单的。我们看视频不过瘾,要看LIVE,你如果能让松美雪高嘲,我们保证这个视频不会继续流传,你今生今世也不会再次看见这个视频!”              说完,严优就懵了。他们是想要她和松美雪玩LES么?!而且还是LIVE?再那么多人面前?!              “我……我不会……”严优一想到自己要去取悦一个女孩子她就抵触,她知道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铭感点,知道自己喜欢被人摸哪个地方,可是要她那样S情地去触碰另外一个女孩子,这她办不到。              “没有什么办不办得到的。”金毛男拉着严优的手臂,将她牵到松美雪的身边,“只有你肯不肯。”              躺在地上的松美雪眼角还泛着泪光,跨坐在她身上的男生还在蹂躏她的胸部,她真后悔昨天没有跟着喜欢的人远走高飞,没有打包好行李就逃离这个可怕的学校。松美雪同情无辜的严优,更可怜自己的悲惨。              严优心一横,脑子里也顾不上松美雪了,她只知道自己的那个视频不可以流传到网上。她两手板正松美雪的脸庞,眼睛里是真诚与歉意:“松美雪学姐,对不起了。我不可以让我的这一辈子都毁在那视频上……”              说完,严优闭上眼睛吻上了松美雪的唇。少女独特的香味飘入严优的鼻子,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着那与她一样柔软的唇,一样灵活的舌头,一样的甜腻体香。两个女生禁忌的吻让一旁站着看戏的男生一个个都狼性发作,几个男生都纷纷咬着拳头,这难得的现场真人秀。              再也不是日本动漫里的人物,不再是不真实的AV,不再是只能看却触不到的电脑屏幕上的影响,而是有血有肉的少女,两个都是姿色上佳的女生,松美雪面目清秀童颜巨|乳|,严优媚眼如丝前凸后翘,这样的搭配组合,实在是让人血脉贲张。              舌尖在纠缠,她的舌头卷弄着松美雪的舌尖,严优那白皙纤细的手缓缓地解开松美雪衬衣上的纽扣,隔着她的胸罩揉捻那对巨|乳|。人和人的差距果然可以把人气得吐血,同样都是16、7岁的女孩子,松美雪的胸部是75E而严优是70A……              严优愤恨地在心里谩骂老天的不公平,揉搓松美雪|乳|房的那两只小手也加大了力度,惹得松美雪轻吟出声:“学……学妹……轻点……嗯……”              手上的力度依然不减,严优的唇吻住松美雪的下巴,又慢慢来到了她挺傲的E罩杯双峰。果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严优没有亲吻|乳|房的心思,嘴唇蜻蜓点水滴掠过之后就移到了肚脐的位置。女孩子的身体怎么样都被男孩子的来的干净清爽,严优强忍住自己的不适应,用舌尖在肚脐的周围打转。              周围的一群男生见到这种情况,早就兴奋的各个眼睛冒绿光了,这样的现场表演太难得,如果漏看一秒都是损失,尤其是像女女这种,更加稀有了。              松美雪坐在草坪上,仰着头,两只手臂支撑着上半身的重量,巨|乳|在空中一撞一撞的好像是在奔跑的两只小白兔,她颇为享受地感触着严优的爱抚,配合着她的抚摸嘴里传出一连串破碎的呻吟。              “真是个马蚤货!”一旁的高年级眼睛死盯着松美雪的胸部,脑子里的污秽不堪严优一猜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还好没有让别校的占到便宜,要不然我们就亏大了!”              严优是打心眼里反感自己正在抚摸一个女孩子的事实,毕竟她对女人实在是没有兴趣,她伏在松美雪耳边,窃窃私语说:“学姐,你配合一点,假装一下。”              松美雪自然明白严优的想法,她点点头,脸颊红红的还真可以以假乱真。严优褪下松美雪的白色小内裤,让内裤挂在她的脚踝上。松美雪的下身是一片黑压压的森林,遮住那一条小缝隙,不同于严优的白虎,那里似乎看上去神秘多了。              严优轻咬着松美雪的耳垂,惹得她轻轻颤抖,严优又继而将手放在松美雪的大腿根游移,从男生们围观的角度来看好像还真的是在磨蹭松美雪的下身一般。              松美雪配合地发出呻吟“嗯……嗯……学妹……再快一点……”              “学姐,好湿……”严优一边说着,一边加快了手指摩擦松美雪大腿的速度,虽然是在假装,但是女孩子的身体原本就敏感,被严优这样又是亲又是磨蹭的,松美雪的下身居然真的流出来晶莹的水液。              严优的手指触碰到了那黏黏稠稠的分泌物,放在眼前揉搓了一下,那场景说不出的滛靡,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兽血沸腾,巴不得现在就把两个女孩子压在身下。              有几个男生看见松美雪和严优的这般姿态,有些忍不住了,胆子大的就拉下了裤裆,开始当着所有人的面套弄自己葧起的分身。              “嗯……嗯……啊……嗯……学妹……别停……”松美雪与严优一唱一和的配合的万份默契,一个接近全裸,另一个却衣冠整洁。              “噢……噢……”一边是女生的呻吟,一边是男生的呻吟。松美雪香汗淋漓,那群好色成性的男生也同样满头大汗。              分身被套弄的“啪啪”的声音十分响亮,盖过了松美雪小猫一般的声音,整个小花园似乎都被一股奇怪的气氛笼罩,感觉所有人都热得透不过气来。              松美雪就那样十分卖力地配合严优指尖地勾划挑逗,见严优朝她挤了挤眼睛,松美雪马上就领悟了,她叫得越发大声,双手也开始揉搓自己那E罩杯的巨大|乳|房。              “啊……嗯……到了……”              她仰着头,绷直了脚尖,白色小内裤在脚踝上晃着,说不出来的诱惑。松美雪尖声叫着,让所有的男生都屏气凝神,生怕错过了她脸上一丝一毫的神情。有几个男生兴奋过度,见松美雪高嘲了,也S精在了自己的手上,顿时小花园里传出连绵起伏的吟哦。              严优经过这样的撩拨早就累得不行了,她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披在松美雪赤裸的上身,转身走到了一脸满足的金发学长面前。              “学长,我已经照做了。”严优强压下自己的不适和愤恨,用着最礼貌的口气说,“还麻烦你把视频删掉。”              金毛痴痴地看着“高嘲”过后的松美雪,对严优所说的话一个字没听去,只是十分麻木地点头:“好、好。学妹你下次多来玩,陪着你松学姐……”              她深深吸一口气,忍住想要大声尖叫之后再放火烧了学院的冲动:“我还有课,先走了。”              Chapter22章距离小花园的事情一个星期之后,严优安安静静了许久,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她很享受,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人来马蚤扰她,只不过如今这暴风雨终于来了。来的比她预料的要快,气势要凶猛,她这次貌似就是耍小聪明也逃不掉了。              高三的学生在外校比赛得奖,所以在那最豪华的宿舍里举办庆功宴开趴,出于某种原因,松美雪与严优同时被送到了高三男生的宿舍里。在这个时间,夜深人静,准没有好事。              宿舍三楼,活动室。原本规规矩矩成列的书架全部被抬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从地板一直到天花板的钢管,不粗不细,正正好好适合PoleDance。              严优吞了口唾沫,她好像知道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了……              活动室里大部分的人的手上都有着一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这一批高三的男生们相较金毛和高二的风间雅一一群人差别大了许多。这些男生看上去似乎更有教养,更加“绅士”,更有风度的样子,见到她和松美雪也没有急急地扑上去吃豆腐,而是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或者靠着墙壁,品着他们庆功宴上的红酒。              金淳熙就坐在那沙发的正中间,他架着二郎腿,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虽然看上去放荡不拘但却丝毫不减帅气:“那么晚叫学妹们来,真是幸苦你们了……”              墙上的时锺嘀嗒滴答,时针指向11点,深夜的圣桥一点不冷清。              学生会长发话令松美雪有些受宠若惊,她曾经也只是远远看到过这个相貌英俊的金淳熙,因为是后辈所以一直没有敢同他搭话,如今的情形令松美雪完全不顾及房间里那诡异的气氛,点头激动地回答金淳熙道:“不辛苦!会长有什么要我帮忙的,直说就好……”              松美雪一开口就引得房间里的其它几个人轻笑,金淳熙听了松美雪的话笑得更是一脸妖孽:“有学妹这句话,我们大家也就放心了。”说完,他将一叠衣服丢给了松美雪和严优,语气转而变得强势霸道,“换上。”              霸道又强势,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对严优的胃口。严优回想起一个多星期前在金淳熙办公室里发生的事情,心里更是被这个样貌如同天骄之子一般的男生挑拨得痒痒,上一次因为他没有找到避孕套所以没做成,这一次不知道……她想着,却被松美雪的惊叫打断了思绪。              “会长,这是?!”松美雪惊讶地拿起那叠衣服最顶层的一个|乳|白色胸罩,连带着的是白颜色的高腰内裤,虽是高腰,但却是半截式的内裤,而且是蕾丝的,完全是半透明,这样就算穿着内衣也会被看光吧?              金淳熙的语气有些冷,完全是命令,不得违抗的指令:“穿上。”              严优比较自觉,一个人躲到高大的书架后面换衣服去了。她的那一套明显就要比松美雪的小很多,深蓝色的半罩杯胸罩,抹着胸罩里的水垫就知道这是聚拢型胸罩,深蓝色的比基尼蕾丝短裤配上深蓝色的长筒水晶袜,袜子和内裤之间的距离还有皮带子扣着,挑这身衣服的人一定很了解她的身材尺码。              松美雪见严优躲在书柜之后换衣服,自己也跟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地换上了金淳熙丢给她的衣服。她喜滋滋地想着估计就是金淳熙选给她穿的衣服,大小尺寸刚刚好,胸罩不大不小很贴身。              两个人换上了金淳熙给予的衣服,除了内衣以外还有一件类似于蕾丝睡裙一般半透明的裙子,虽然遮挡不住多少,但好歹也是块布料,令原本就勾引人心魂的内衣变得更加朦胧挑逗着房间里所有人的神经。              “咳。”金淳熙轻咳了一声,打断了房间里大部分人的浮想联翩,指挥几个站在音箱旁边的高三学生道,“开音乐。”              音乐一响起就是英语,女歌手沙哑的嗓音欢欢说:“C monnastyboy。”              音乐很慢很慢,慢得让两个女孩不知所措,钢管就在她们身后,让她们穿成这副样子她们自己也都心知肚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松美雪似乎怎样都要再次确定一次自己是不是真的要跳舞:“会长……这是要干吗?”              金淳熙用手掌扶住头,他摇摇头一脸的无奈:“这胸大无脑绝对是形容你的。这还不明白么!你来这里跳舞的!”              松美雪和严优都没有跳过钢管舞,看着那根矗立在房间中央的两根钢管,不约而同地缩了缩脖子。难道他们就指望所有女孩生来都会跳钢管舞么?              “当然啦,你们可以选择不跳。”金淳熙活动了一下手指的各个关节,骨头发出“噶哒”“噶哒”的声音,“不跳的话,你们就直接这样来陪我们玩别的游戏……譬如说,成丨人游戏……”              严优当然明白金淳熙话里的意思了,如果她不跳舞,那么今天晚上就别想睡觉了。房间里那么多男生,她严优再饥渴也伺候不过来那么多人。              她乖乖走到钢管旁边,心里却倒是跃跃欲试,毕竟自己还没有跳过钢管呢。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严优配合着ChristinaAguilera那慵懒的嗓音,右脚勾上钢管,身体微微向一侧实力,一手握住钢管,十分自然地转了好几个圈。              钢管一旁站着看好戏的男生有的吹口哨有的鼓掌拍手叫好,丝毫没有刚开始的斯文样子,松美雪见严优已经渐入佳境,自然不愿意服输,学着她的样子就抱着钢管转了好几圈,转的头晕眼花还不忘朝着坐在沙发最中间的金淳熙抛媚眼,可惜金淳熙的两只眼睛就像是长了钉子似的牢牢地钉在严优的身上。严优的身体向右靠,他的视线也就会朝右边飘。              听着音乐,两个人都很快地找到了感觉,伴随着节奏摇摆着胯部,紧贴着钢管转圈圈的同时还跳着舞。              松美雪不甘心金淳熙的注意力全部被严优夺走,她咬了咬唇,心里暗下决心要豁出去了。她左手反手握住钢管,后背靠着钢管的力量缓缓蹲下,蹲下时张开了大腿,大腿之间的白色透明蕾丝内裤一览无遗。从金淳熙的角度,他甚至还可以从那白色之中看见隐隐约约透露出的黑色毛发。              全房间的男生都为了松美雪的这一举动狼嚎不止,松美雪得到这一群色狼的回应像是得到了肯定,更加卖力的扭动腰肢,从半蹲的动作一点一点地成了直立,那傲人的双峰在她的摇摆下不受控制地晃动着。扰了一房间的人的心神,这么大的胸脯,如果没有那扫兴的胸罩的存在就更好了……              男生们小声的议论传到了金淳熙耳朵里,他打了一个响指,音乐顿时停止,也让两个跳着钢管舞的女生们停下了脚步。金淳熙邪魅地指了指松美雪,说:“学妹你跳得不错,继续。”              松美雪得到了金淳熙的肯定,感觉整个人快要飞上天了,她爱慕这帅气俊朗的金淳熙早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至于你么……”金淳熙的视线转移到了严优身上,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沙发,语气完全是不容拒绝,“你坐这儿。”              Chapter23章“至于你么……”金淳熙的视线转移到了严优身上,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沙发,语气完全是不容拒绝,“你坐这儿。”              松美雪着急了,凭什么严优就可以坐在金淳熙的身边呢?就在她担忧之际,金淳熙又开口发话了:“松美雪学妹,你会跳脱衣舞么?”              “脱……脱衣舞……”松美雪的脸涨得通红,她曾经有一个人对着镜子偷偷练习过,只不过是觉得好玩而已,但要她在那么多高三男生面前跳那么让人害羞的舞蹈,她可做不到。              听见金淳熙提到了“脱衣舞”三个字,房间里面的男生都疯狂了,他们一个个目光毫不掩饰地注视着松美雪胸前巨大的山峰,就差那三千尺的口水了。松美雪不希望扫大伙的兴致,也想要让金淳熙注意到自己,于是她腼腆地点点头,小声说:“我会。”              以前同父母一起出国去荷兰的时候,松美雪有一个人偷偷跑去成丨人表演过,见到过阿姆斯特丹当地的脱衣女郎如何在橱窗里表演,那时候的她被男人们好色的丑态震撼了,没有一个男人的视线不跟随那个脱衣女郎……如果今天她可以得到金淳熙的好感,那么牺牲一下也无妨了。              这一次音乐没有等金淳熙的命令就开始播放了,松美雪红着脸解开那白色睡袍一般的衣服,露出胸罩和内裤。睡袍的一角就在她的双腿间抽动,每一次她晃动腰部,那睡袍的一角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摩擦着她的S处。她走上前,想要让金淳熙看得更清楚,正对着所有人抽动她的睡袍,睡袍白色蕾丝紧紧挨着阴沪,连小缝也鲜明可见。              严优也看得全神贯注,但是一只大手从她的后脖颈缓缓向下,抚摸她的脊椎之后,又大胆地伸进了她的内裤,时轻时重地揉捏着她的臀部。严优皱着眉头怒瞪金淳熙,可金淳熙却假装认真地看松美雪的脱衣舞,无视她无声的控告。              松美雪是清纯系的,正所谓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就应该是形容她的绝佳词语,她那曼妙的长腿,挺翘的臀部,高耸的双峰都令人在场的所有人叹为观止。她褪下睡袍,露出那圆润的肩膀,双手滑进胸部,倾身向金淳熙所在的方向,揉捏起了她的那对|乳|房,|乳|晕硬挺了起来,让胸罩上起了一个小突起。              “脱吧学妹!快脱吧!”周围的男生们纷纷叫道。t松美雪羞涩地摇摇头,手指却一步不离开那对硕大的|乳|房,她回忆着当年在荷兰看到的脱衣舞女郎的动作,伴随着音乐轻巧地晃动着双肩,|乳|房也跟着肩膀的动作,左右地摇摆还荡漾着|乳|波。              同时,严优夹紧了双腿,不让身旁的人继续刺探她的下身,欲擒故纵是严优玩过最多的把戏,也许是有过这么多床伴的关系吧,她对男人的喜好近乎是了如指掌。              金淳熙见严优反抗,更加有了兴致,大手从她的内裤里抽了出来,转而攻击她那毫无防备的胸部。他啧啧了两声,说道:“这同样是女人,差别可真大。”              说的声音不大,可房间里的所有人却都听见了,松美雪听见了意识到金淳熙是在变相地夸奖自己,心里自信心增长百倍。              得到了金淳熙的肯定与赞美,松美雪心里已经不再羞涩,她将那睡袍扔到地上,再度着所有人。松美雪甩头,甩得发丝在肩胛上波浪起伏,她伸手解开胸罩,因为是前扣胸罩,解开时能看见那两团木瓜似得胸部,呼之欲出。              一旁看着这精彩艳舞秀的高三男生们都欢呼起来。可偏偏松美雪却停下手,转过脸看金淳熙眨眨眼,挑逗地把肩带拨下肩膀,然后把胸罩扔开,又快速地双手犹抱在胸前,遮挡住那两团绵|乳|。              “别这样扫兴嘛学妹!”抗议声此起彼落。              金淳熙的手还在严优的胸前肆虐,他刚才说的话严优一字不漏的听见了。她本来就讨厌别人谈论她的胸部,因为一直是小A,中学的时候被好姐妹们笑了好久,都说一起进初中的时候都是一个尺寸,就严优初一到初三都是用的一个尺码的胸罩,因为此严优自卑了许久许久。如今金淳熙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她的“水蜜桃”和松美雪的“哈密瓜”来比,让严优顿时有受挫的感觉,也让她那消停许久的好胜心又窜了上来。              陈康妮是75C,严优勾引旗绍那段时间下了一会儿功夫,现在要打败松美雪的80E她也得试试看!              严优琢磨着,凑到金淳熙耳边小声说:“我能够给你的,不论是她的胸还是她都给不了你。”X爱什么的,严优有着绝对的把握,松美雪再怎么样也比不过严优的“身经百战”,被林峰和祺绍二人调教了那么久,她有那个信心。              松美雪不满金淳熙分心与严优交谈,她心急地想要金淳熙的视线,于是原本抱胸的两手一放,那傲人的双峰往下堕,忽地定住,而后轻轻摆荡,这场景令整个教室顿时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倒抽一口气,在赞叹中鸦雀无声,片刻后才爆出满堂彩。              “哇这对奶子!”“真是极品啊!”“马蚤呀!”              金淳熙轻笑了一声,在严优耳边回答“拭目以待。”视线又终于回到了松美雪的身上。松美雪如愿以偿,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得意地笑了。她轻触自己,又是摩,又是挲,又用指尖用力揉捏|乳|头,小嘴里发出撩人的呻吟,勾魂魅的双眼眼直视金淳熙,还故意用舌头舔了一圈嘴唇。              松美雪用么指和食指紧紧捏住已然硬挺的|乳|尖,将一边|乳|房往上拉,直到|乳|尖对着半空中,整只大胸脯的形状都不一样了。然后放手任凭胸部忽地落下,几乎乱跳起来,照严优的形容就好像是黏在了胸口的气球一般。松美雪的手指始终捏着|乳|头,以同样的手法拉另一只|乳|房。两只奶子就这么轮流耍弄,|乳|浪翻腾滚动。              “学妹太棒了!”“继续啊,好马蚤!”              听见了男生们几近痴狂的叫喊,松美雪折下腰肢,倾身向前,晃起丰|乳|。那|乳|房看上去那么沉重,垂得那么低,起码拖了二十公分长,底端又大又圆,仿佛各装了一颗葡萄柚。比起严优那柠檬似的胸部是有特别特别明显的差别。              松美雪扭着肩膀,先动一边,再动另一边,让双|乳|各自朝着反方向摆荡。速度渐增渐快,摆动的幅度也越大,越激烈绵|乳|就拉得越长。不久,两只|乳|房便在中心相碰,啪一声都听得到。她托起一只|乳|房,举到唇边,舌尖在|乳|头遛了一圈,然后含进口里,就这么站着毫不害臊地咂吮起来。这是松美雪的最大极限了,她再也无法继续,因为她发现,她做着这些滛荡荒诞的事情,可耻地想要打地洞逃跑的同时也在享受着那群男生投给她的,那贪婪的目光。              最后的那吸允令整个房间的男生全都像野兽般叫嚣,有一些吹着口哨,还有一些则摩拳擦掌一脸坏笑地动着歪脑筋。唯独金淳熙安安静静地与严优坐在沙发上。              松美雪放掉那妙不可言的|乳|房,她弯腰拾起那半透明的睡裙,就等着金淳熙发话。“会长……”松美雪还没有恢复平静,胸前的山峦因为紊乱的呼吸而再度上下起伏,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的。                          金淳熙本想要说些什么,刚开口整个人就被严优压倒在沙发上,少女温软的舌尖戏谑地在他的口中与他的舌玩捉迷藏。那有些冰冷的小手钻进了他的T恤,抚摸着他的腹肌,让从不被压的金淳熙开了先例,任由严优趴在他身上对他“胡作非为”。              金淳熙有严优投送怀抱,浑然顾不上那刚才卖力演出的松美雪。松美雪刚想要发作,迎面却来了几个高大的男生。她苦着一张小脸被这几个高三男生带进了另外一间房间。只不过,在沙发上打得火热的二人都一点没有注意到罢了。            

严优_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严优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书名:严优 阅读全文